banner

全国围产危重症妊娠管理及临床适宜技术实践培训班胜利召开

2020-01-03 07:28:45 大发官网-首页 已读

北京协和医院妇科内分泌与生殖中心陈蓉教授:肠道菌群与多囊卵巢综合征

马教授就肠道菌群与母婴健康、协和医院母婴肠道菌群研究介绍、母婴肠道菌群研究及应用展望等方面进行了详细讲解。马教授讲到:生命早期肠道菌群建立会影响人一生的健康,孕妇菌群决定子代菌群的建立及健康,生命早期1000天更是重要的健康管理窗口期,肠道菌群紊乱先于疾病的症状发生,并影响肠道屏障作用和营养吸收,会促进多种孕期疾病的发生,益生菌的应用能辅助改善孕期消化系统疾病、肥胖及妊娠期糖尿病。协和医院母婴肠道菌群研究显示:GDM与健康孕妇在孕期菌群存在差异,可以通过GDM与健康样本的差异菌群建立GDM预测模型,结合临床指标提升预测准确性。并详细讲解了肠道微生物检测的应用与干预研究现状、微生态活菌制品研发思路,在现代5P医学模式下,孕期营养门诊信息化系统的建立及孕期营养诊疗功能。

天津科技大学客座教授陈铁涛博士:天然人体来源益生菌在母婴之间的传递

北京大兴区中西医结合医院预防保健科朱晓教授:有来,有未来,孕妇学校经验介绍分享

圆满闭幕

陈教授分别讲解了微生物组研究背景、多囊卵巢综合症(PCOS)、肠道菌群与PCOS。陈教授讲到,成人肠道中约有1014个细菌,含有500~1000个属,总重量 1~1.5kg,菌群与多种疾病有关。PCOS是育龄妇女常见的内分泌代谢疾病,发病率为5%-10%,以月经异常、不孕、高雄激素征、卵巢多囊样表现为主要症状,同时可伴有肥胖、胰岛素抵抗、血脂异常等代谢异常,发病机制尚不清楚,严重影响患者的月经、生育、生命质量及远期健康。近年来,肠道菌群与PCOS越来越受重视,研究显示,PCOS患者与健康女性对照的肠道菌群存在一定的差异,其中Eggerthella与PCOS肥胖指标和胰岛素抵抗呈正相关,PCOS出现肥胖和胰岛素抵抗可能与Lachnobacterium、Peptococcaceae、rc4-4等产丁酸盐菌群的减少相关。PCOS患者与健康女性对照的口腔菌群存在多样性和组成的差异,PCOS的口腔菌群α多样性高于对照组,PCOS可能与口腔疾病有一定的相关性。无菌小鼠模型菌群定植实验显示,肠道菌群失调可以是PCOS发病机制中的作用因素,对PCOS的肥胖、脂代谢、月经周期有一定的影响,可能与产脂多糖菌增加、产丁酸盐菌减少有关,具体的相关机制有待进一步的研究。陈教授最后总结到,肠道菌群可能成为多囊卵巢综合征治疗管理和相关并发症预防的新靶点,肠道菌群和PCOS的具体机制研究及临床治疗研究任重道远,期待研究中代谢组学和宏基因组学的加入,进一步探究出肠道菌群失调对PCOS作用的具体菌群和具体机制!

随后,大会进入专家授课环节。

陈教授讲解了天然人体益生菌及其来源、母乳益生菌的迁移机理,初乳之前,在与婴儿发生皮肤接触或者口腔接触之前,母乳中已经含有特定的微生物,母乳中检出的细菌种群与乳房皮肤表面的细菌种群显著不同(例如双歧杆菌这样的严格厌氧种群),肠道定殖的厌氧菌种群与妈妈的粪便、母乳和胎粪存在相同之处。母乳中存在乳酸菌是一个生理现象,通过哺乳定殖在新生儿肠道内,通过临床研究发现,发酵乳杆菌CECT5716可有效防治乳腺炎,发酵乳杆菌CECT5716配方奶喂养婴儿,腹泻发生率降低超过40%,食用添加发酵乳杆菌CECT5716的配方奶粉,极大降低宝宝呼吸感染发生概率,食用添加CECT5716的配方奶粉,宝宝粪便中乳杆菌与双岐杆菌量极大提高。最后,陈教授总结到,人生不同阶段肠道菌群存在巨大差异,天然人体来源益生菌大多只能利用乳糖、母乳低聚糖,植物性来源的低聚糖主要被非亲和人体双歧杆菌所利用,在肠道菌群失衡状态下单纯补充益生元可能带来潜在的健康风险。

北京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钮文异教授:健康科普的方法与技巧

温州市人民医院郑加永教授:新生儿肠道菌群建立的影响因素

瑞雪迎冬至,情暖北京城。为促进我国母婴儿童的营养与健康水平,聚焦母婴、儿童人群肠道菌群研究进展及医学科学知识的普及,2019年12月20日-22日,中国医师协会医学科学普及分会儿童疾病专委会及产科科普专委会在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与健康科技创新工程的支持下,于北京协和医院内科楼四层多功能厅召开了全国围产危重症妊娠管理及临床适宜技术实践培训班暨“母婴儿童人群肠道菌群与营养健康”研讨会。会上,中国医师协会医学科学普及分会领导郭树彬教授、中国医师协会医学科学普及分会产科科普专委会主委马良坤教授、中国医师协会医学科学普及分会儿童疾病专委会主委宋红梅教授分别致辞,对积极参会的国内专家及同仁表示感谢,并预祝本次研讨会圆满成功。

北京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赵艾教授:母乳与生命早期肠道菌群

张教授从生命早期肠道菌群来源、孕母体微生态异常对子代健康的影响、生命早期营养、微生态干预的最新医学研究三个方面进行了精彩的讲解,最后总结到,生命早期微生物定植可程序化刺激婴儿先天性、获得性免疫成熟、发育,预防儿童期乃至成人期炎症性疾病和自身免疫性疾病。早产、剖宫产、应用抗生素可导致初生儿肠道、呼吸道微生物群的异常定植,增加儿童远期“微生物群失衡相关疾病”,如过敏性疾病、哮喘、慢性炎症性疾病、以及肥胖和代谢性疾病的发生风险。目前研究存在局限性,对菌群相关基础研究,目的就是进行临床转化和产品开发,用菌群进行个体化干预和疾病的预测是未来研究和应用的焦点。

钮教授讲解了健康管理的干预策略,包括健康管理的危险因素和基本策略,指出专业健康教育工作者的任务就是健康教育诊断、计划设计、干预组织和实施、干预效果评价,而不是做板报、专栏和制作印刷品。健康教育干预作战计划为九步骤法,生活方式管理是健康教育干预策略的基础成分,行为改变的过程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普及防治慢病的基本知识;第二阶段,分析错误行为的原因及危害。

精彩讲座

优秀论文分享

精彩花絮

江南大学食品学院崔树茂教授:微量元素硒摄入对肠道菌群及肠道屏障、免疫的影响

赵教授从免疫系统的发育与肠道菌群的建立、肠道菌群与免疫系统的相互作用、肠道菌群与自身免疫性疾病、肠道菌群对人类疾病治疗的影响四个方面进行了详细的讲解。赵教授讲到,在近半个世纪,世界经济发展较快,伴随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人类疾病谱也发生了巨大改变。显著相反趋势的两类疾病,以肝炎结核麻疹等为代表的感染性疾病大幅下降,而已多发性硬化、哮喘、T1D\IBD呈显著上升。疾病的全球分布给出了直观的图形,细菌并不都是坏的,相反,菌群可能是宿主免疫系统发育和免疫耐受建立所必须的。宿主和肠道细菌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形成了共同进化的,合作互利的关系,在宿主和细菌作用的界面上,来自宿主对细菌的影响包括粘膜平展给、IgA,也包括抗生素的使用和碳源摄入,来自细菌方面对宿主的影响主要是定植的部位和丰度、侵袭性、细菌结构物和代谢产物。细菌可通过PAMP作用与宿主的PRR,激活下有通路,肠道细菌可说是参与免疫应答的塑性、免疫系统的启动,既影响固有免疫和局部应答,也影响适应性免疫和系统免疫应答。益菌和有害菌界限模糊,根据疾病和宿主而又不同,在一定微观环境中益生菌/共生菌-致病菌,肠道粘膜屏障的改变,肠道细菌的移位,同一门的不同种属对免疫系统可能发挥不同极向的作用。

吴教授从健康中国行动谈起,策略上,从注重“治已病”向注重“治未病”转变;在定位上,从以“疾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在主体上,从依靠卫生健康系统向社会整体联动转变;文风上,努力从文件向社会倡议转变。其中健康知识普及行动的主要措施是面向家庭和个人普及预防疾病、早期发现、紧急救援、及时就医、合理用药等维护健康的知识与技能。建立并完善健康科普专家库和资源库,构建健康科普知识发布与传播机制。强化医疗卫生机构和医务人员开展健康促进与教育的激励约束,鼓励各级电视台和其他媒体开办优质健康科普节目。吴教授结合科普实例,详细讲解了健康科普创作的选题、素材收集、加工、发布传播、效果评价,指出,慎重、准确和明智地应用当前所能获得的最好的研究证据,同时结合科普工作者的专业知识,考虑大众的需求和健康素养,并将三者完美结合,从而为大众创作出科学易读的优质科普作品。

赵教授讲到,孕晚期,肠道菌群通过血液、淋巴进入乳腺组织,树状细胞可能起到“传递”母乳细菌的作用。母乳并不是婴儿肠道菌群的唯一来源,母亲通过母乳有“目的”的将菌传递给孩子,在婴儿菌群建立过程中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母乳菌群存在相似性,但是有显著的个体差异,母乳菌群丰度随哺乳时间下降,生产方式 、分娩时抗生素的使用均会引起母乳菌群的构成,其中生产方式的影响更大。孕期维生素C摄入与葡萄球菌为特征的菌群结构有关。母体因素影响母乳中的菌群构成,也成为婴儿生长发育差异的原因之一。母乳低聚糖是婴儿菌群定植、稳态的另一重要条件,母乳低聚糖同样受到基因、膳食等的影响。母乳良好的微生态可以促进婴幼儿肠道健康,良好的肠道微生态是营养吸收的基础,是免疫的保障,并可通过“肠脑轴”影响神经智力发育。

展开全文

北京协和医院马良坤教授:母婴健康与肠道菌群

朱教授首先介绍了开设孕妇学校的目的,是让更多医护人员加入到孕妇学校课堂,把生涩难懂的专业知识转化成孕妇们听得懂记得住会应用的课程,降低孕产妇死亡率,提高优生优育。并把早期孕妇学校课程内容、课件、网络平台与现阶段新的课程内容与网络平台相对比,提出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计子之健康,则从预防始自健康教育。朱教授还演示了“冥想法”和“一秒不哭法”的要点和注意事项。

原标题:全国围产危重症妊娠管理及临床适宜技术实践培训班胜利召开

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张琳教授:生命早期肠道菌群发育与远期健康

北京协和医院赵丽丹教授:肠道菌群与免疫调节

北京大学医学部吴一波教授:健康科普从理论模型到实践探索

两天的研讨会圆满闭幕,本次研讨会学习气氛浓厚,专家们的精彩授课,为大家带来了一场顶级的学术盛宴。本次研讨会关注孕产妇围产期及婴幼儿肠道菌群与营养健康,必将提升医务人员健康科普能力,提高大众的科学认知水平。

郑教授讲到:肠道作为人体重要的消化吸收器官,是最大的免疫器官,也是人体的第二大神经器官,它会帮助人体执行大部分的能量代谢功能。肠道还是人体微生物数量和种类最多的部位。数百万亿的微生物居住在肠道中,这些微生物与疾病和健康关系密切,不仅能帮助我们消化和吸收营养物质,合成某些维生素和生物活性物质,还可以维护免疫系统,抵御病源微生物的侵入。肠道菌群,是指人体肠道的正常微生物,人体肠道内寄生着10万亿个细菌,它们能影响体重和消化能力、抵御感染和自体免疫疾病的患病风险,还能控制人体对癌症治疗药物的反应。随着组学技术的出现,我们对新生儿菌群的认识得到了飞速的发展。郑教授详细探讨了疾病、药物、抗生素、分娩方式、饮食、益生菌、环境等因素对新生儿肠道菌群建立的影响,以妊娠期糖尿病为例,讲解了GDM引起的菌群改变会给新生儿带来一系列的潜在威胁,包括微生物代谢能力、益生菌种类和病毒通量等。GDM新生儿肠道发生了菌株层面的改变,菌群组成的差异可能导致代谢功能的缺失。最后,郑教授以温州市人民医院妇产科的发展过程为例,讲解了临床与科研相互促进以及协调发展。

崔教授讲到,硒是一种哺乳动物的必须微量元素,对免疫系统,甲状腺激素代谢和氧化防御系统都有着重要的作用。缺硒会导致克山病(一种心脏疾病,急慢性心功能不全)、哮喘、肝硬化,甚至癌症。但同时,过量补硒也会导致中毒,比如肝功能异常等。目前,世界上并没有一个对膳食硒摄入的完善标准。近几年有很多研究开始关注硒和肠道健康的关系,大量临床和流行病学调查表明,缺硒可导致结肠癌和炎症性肠病的发病率显著上升。补充硒后,可以有效缓解这些症状。并通过江南大学“益生菌科学与技术”团队的四个临床研究指出:不同硒含量膳食显著影响肠道菌群结构组成;粪菌移植实验验证,硒导致的菌群变化直接影响小鼠的肠道健康;补硒菌群可保护肠道屏障,调节肠道免疫;缺硒菌群对DSS诱导肠炎、沙门氏菌诱导感染的抵抗力最弱,超营养硒菌群抵抗力最强。

大会还设置了优秀论文分享环节:北京大学营养学博士后李永进博士与大家分享了《我的科普之路》,以脂肪肝发病因素有哪些为例,详细讲解了如何写好和讲好科普。北京大兴区中西医结合医院预防保健科朱晓医生讲解了《补铁要加益生菌》,指出补充铁剂的同时补充肠道益生菌,可以促进铁剂吸收,减少便秘等副作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同仁医院高漩溪等医生,与大家分享了《肠道菌群与产后瘦身》,指出每个人的肠道菌群都是不一样的,如果需要改善紊乱的肠道菌群可能需要个体化的方案,大众化的益生菌食品并不适合或者不能达到改善肠道的目的。目前最佳推荐的方式还是通过合理膳食来改善肠道微生态环境。大量数据表明合理的低脂、高纤维饮食,会对肠道细菌的相对数量、绝对丰度及生长动力学有着深远的影响。